最新动态

薄刀峰:“火炉”边的天堂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1/7/19 0:00:36 人气:

从薄刀峰下来穿过一片松林,零星看到不少兰花,空谷幽兰的样子,让人驻足。大别山区一带蕴藏着丰富的野兰花资源,不过前几年的“炒兰”之风,让野生兰花几乎遭遇了灭顶之灾,早年遍地兰花的美景已成为过去

  文/邓小夏

  自从探险神农架后,毕业20多年的同窗又相约再入大别山腹地探访。

  要集合天南地北的同窗,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集合的日期改了又改,出发的日子终于定下,却赶上了那500年一遇的日全食,最终落了个赶时髦的名声。

  出发的车穿过武汉街头观看日全食的人潮,而日食带来顷刻间的黑幕,给此次出行添加了一些神秘的色彩。

  跨越鄂豫皖三省的大别山,山北在河南、安徽境内,山南在湖北境内,而此次,我们选择从山南进入大别山。

  我们一行,进入黄冈地界再向东北山区纵深便是鄂东大别山腹地的罗田县,也许是地处长江南北分水岭的特殊地理位置的原因,这里竟带有南、北方农村共有的景象:群山环抱下有着开阔平坦的乡野,绕山的小河边大片挂果累累的板栗树与青青翠竹遥相呼应。时逢枯水时节,河滩边裸露着的大片大片的鹅卵石,空气暑热中夹带着丝丝的凉气。

  在这里,大别山随其自然的山脉走向,被划分为多个景区,为免走回头路,我们听从当地人的建议,先去西面的薄刀峰,再向与其对峙的主峰天堂寨进发。

  介于过往活动没有选出一个领头人,太过民主、相互客气,无端浪费了不少时间,这次大家一致推选出最有爬山经验的继生为队头。继生爱爬山是出了名的,他旅居太平洋小岛,却放眼天下名山大川,在他的爬山计划中,先国内后国外,先爬名山,再爬无名的山,此次他是专门越洋回国来参加活动的。

  驱车到了薄刀峰,车还未停稳,继生第一个夺门而出,一群人跟着他,沿着上山的小路,鱼贯而上。跟在后的向导急着大叫:缆车在这边!缆车在这边!可怜的导游要吃苦了——他不知道,我们是专门远道来爬山的。

  十来公里山路,对于憋足了劲的山友来说,很快在急行军速度中到达了顶峰。登高望远,环抱周围的是连绵的山峰,山中是一片清凉世界。大家都庆幸远离了那暑气肆虐的武汉城,大口地呼吸着清凉的空气,当地人说这里是离“火炉”武汉最近的避暑胜地,真是一点不假。

  从薄刀峰下来穿过一片松林,零星看到不少兰花,空谷幽兰的样子,让人驻足。山下农家门前竟也摆放着三两盆兰花,有感大别山人的雅兴,向农家打探,才知道,大别山区一带蕴藏着丰富的野兰花资源。不过前几年的“炒兰”之风,让野生兰花几乎遭遇了灭顶之灾,早年遍地兰花的美景已成为过去。听完老农的话,心有不安,因为刚才我差点就成了采花大盗了。

  从薄刀峰到大别山主峰天堂寨还有近40公里的山路。车随山转,前方山坳中波光粼粼,当地人说那就是天堂湖,虽然是个人工湖,其恰到好处的地理位置,水围山转,平滑如镜的水面与山色相映,自然产生出一种高峡出平湖的味道,可谓是人与自然的天做之合,被当地人自豪地赞誉为湖北的天堂。

  大别山的名气一直与红色印记有关,解放战争时期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光辉战迹,成为人们对大别山挥之不去的第一印象。一路上,山中村落,整齐别致,真惊讶大别山人生活的安逸,看来政府对革命老区还是很照顾的。

  当地老乡说上主峰天堂寨,好脚力也要走上四五小时,他认为像我们这样的城里人得走上大半天,继生却为此兴奋了好久,他认为有“苦头”吃才叫爬山,晚饭时不停地给大家打气。

  经过一夜的休整,充足电的一伙人,皆能闻鸡而起。梳洗完毕,在指定的时间里集合后,我们一行跟着向导顺着山道往东上行。

  上山的路是铺有石板的台阶,但很短窄,不足一人脚面宽,这样的路连续走一个多小时真还有点累人。出发前还算整齐的队伍,开始零落起来。听说还要走上三千多个这样的石阶,大家都没了脾气了,只有想着前方有无限风光在等待着我们,耐心地坚持着。

  山里天气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晴朗天气随着海拔的变化消失了,雨在浓雾的裹挟下终于到了。

  到了主峰一带,大别山露出了花岗岩石山的气质,而黄山松千姿百态随处可见,一尊尊巨石,突兀其中,山势险峻。我更加惊讶的是,在大别山也能看到资料上提到的冰臼群,一种像砚台般的石坑,这是传说中第四纪冰川留下的遗迹。

  由于大别山横跨鄂豫皖三地,对主峰的所属争议由来已久,手机很快收到来自不同省份的问候短信。山上碰上几位从安徽一侧过来的山友,大家相互问候,交流各自的见闻,没有什么生分,很快打成一片。

  途中与修山道的农民老黄聊天,得知有一条下山的捷径,一致决定走这条路。其实这是原来的旧山路,早已废弃不用,到处是洪水冲刷过的乱石和杂草,不成路径,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下摸索,据说真正爬山的人要走的就是这样的路。有队友兴奋起来,继生更是得意,因为大家终于能和他有共鸣了。

  原想着跟在老黄后面走,一定绝对安全。没想到,我一脚踩到一群蜗居在石块下的蜜蜂,顿时狂蜂炸起,同伴们在惊慌中束手无策。反应极快的老黄奋力用身体掩护着我,并猛力地拍打蜜蜂。接下来的一段路,可以说是连滚带爬走完的。老黄说我们真幸运,踩到的是一群小蜂,没有什么毒性。他常在山里来往也没少被蜂蛰,他找来一种叫苦菜的草药,让我用来擦被蛰处,极其灵验,用苦菜擦过的地方迅速消肿也不那么疼痛了。同伴们看着老黄忙前忙后,完全成了大伙的主心骨,后来好长时间大家谈论的都是老黄的果敢,在大家的眼中,老黄完全成为勇敢善良的大别山人的化身。

  大别山腹地,没有名寺古刹,正因为这样,其山水才更加自然清纯,虽然此时正是旅游旺季,山上除了一些像我们一样为爬山而来的山友外,并无其他游人。老黄说上主峰的栈道年底就能完工,以后山路会好走些。

  下山途中再次看到山水掩映、村舍错落的景象,当地人说山脚下的村落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天堂村。人们都希望所生活的世界能像天堂一般的美好,能不能实现,关键在于对美好生活的理解,一趟天堂寨的经历,足以让我回味数月。 ★

  资讯

  交通:大别山可从湖北、安徽和河南前往。湖北大别山主蜂天堂寨海拔1729米,位于湖北罗田县与安徽金寨县交界。罗田县城车站每天有进山班车。

  自驾车:武汉至薄刀峰182公里,行程大约4小时;薄刀峰至大别山主蜂天堂寨34公里,行程大约1小时。

  小吃:蒸气包、雪糕粑、炸散子。

  注意:爬山必备防蚊虫叮咬药,走野山最好请当地人当向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