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攻略

走险薄刀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1/7/18 18:25:50 人气:

1、走险薄刀峰

天公大善,阳光收敛着怕我们晒着,雨滴留着怕我们淋湿。

一行人向着大别山次高峰薄刀峰出发,车在盘山路上行驶个把小时后,我们就站了在山林边,早春的气息狠狠地扑来。徒步向山没几秒,便惊诧地发现,树脚还有成片成片的积雪,忍不住捧一手冬雪,私语于春风,让秀美的山川开满杜娟,那才是好咧。

走险薄刀峰(游记之湖北罗田) <wbr> <wbr> <wbr>拍摄:姑送郎

    踏着厚厚的松针,望着高高的花岗岩阶,拾级朝上,听着自己的呼吸,粗放而负重;看着自己的脚步,随意而踏实。平日快节奏的城市生活,如何也没有这样的表达。

到过薄刀峰的游客都知道,薄刀峰的每一块石头都是天下唯我独尊的,充分地自信而豪迈。巨无霸们毫无商量地躺在路途中央,使逶迤的山路时不时地就失去了方向。如果不是薄刀峰早就闻名鄂东,单身在山顶,会三番五次地觉得山穷路尽而绝望。苍鹰取食、英雄关、美人关,都是天然的瘦身石,通道只许一个瘦人行走,游客到此,都不得不承认大自然是神圣的。特别是“天子弯腰”,两块顽皮的硕石挤在小路中央,它们劈头盖脸勾肩搭背地堵在眼前,一脸坏笑地看着我们到来,这样的关隘,插翅都难飞,只有肯低首屈膝恭腰的人,才能看到一个约2米长的山隙,匍匐于地,委服于自然,才能得到上天赐于的另番天地。老祖先常言不为五斗米折腰,什么气节,什么骨气,在这里都成了最无聊的废话。

走险薄刀峰(游记之湖北罗田) <wbr> <wbr> <wbr>拍摄:姑送郎

   所谓走险,就是在刀山林海中行走。这感觉,不输于收看电视直播新疆阿迪力的高空走钢丝。

薄刀峰的天池,是小险之一,它不同于鄂东黄梅五祖寺顶的“金盆洗手”,更不同于新疆闻名天下的天池。它仿佛是剥了壳的放大亿万倍的煮熟的鹅卵,坚在山巅,光滑的岩壁根本就无法攀爬,人工扶梯不得不变得非常陡峭。石顶有天然的凹坑,积有雨水,所谓上天造就的水池。爬上去放眼苍峦,想起古人的“一览众山小”真是贴切。只是宛如说她严重恐高,心惊胆颤。晏晴还算镇静,为我不停地拍照。

爬着走着,忽然间就没有了阶梯,铁质的石质的什么都没有。站定深呼吸,天空是这样的近,山峦是这样的远。目标地锡锅顶就在前方,这一索山峰如龙如蛇在脚下奔跑。已不是路的路,在如刀刃的山崖顶上自由延展开去,两旁由简易铁链做为保护,这一人宽的通道便是真正的薄刀峰。大片开裂地刀刃石竖在脚底,落差也大,得很小心的抓稳了铁链一步一移。想着俗语上刀山下火海,也不过如此吧。失足便是万丈悬崖;咬牙挺过去就是锦秀前程。考验的就是胆量和魄力,勇气和毅力,攀登险峰的无穷魅力便在于此。立定山嵴,思索人生之路,何尝不是这般,一马平川的华丽人生能有几许值得回味?

走险薄刀峰(游记之湖北罗田) <wbr> <wbr> <wbr>拍摄:姑送郎

薄刀峰的石头突兀奇异,薄刀峰的松亦是天然巧成。图片拍滥了的黄山迎客松与此地的一松又一松相比,怕是自叹弗如。上山的第一景点,卧龙岗上卧龙松、北斗松,都很有些树龄了,造型诡异,游客们恋恋不舍地把树杆都磨得光滑而温润了。最为记忆深刻的,是那株孔雀松,开屏在陡峭的刀刃边,没有路标介绍,没有景点标识,但我一眼就看出它有着与众不同的美丽。树冠向崖外水平撒开,象一把180度摆开的中国扇,因为树梢有新绿,夹带着累累的松果,象极了孔雀的锦绿华羽。让人赞叹的是,不仅树型有着外在的美丽,更是它在这险劣的生存中,做到不自暴自弃地活出很不一般的风采。那一刻,我思忖着“无限风光在险峰” 这七字,最该献给薄刀峰上的这棵孔雀松,毛爷爷写给庐山根本就是误会。

2、罗田采风辅语

薄刀峰是湖北罗田的代名词之一,我从摄友文友的作品中已多次看到读到,对于一个爱好旅游的人来说,探险薄刀峰是充满诱惑力的。

虎年春节前,宛如就悄悄告诉我,说罗田作协主度刘心明及作协秘书长叶建辉盛情邀请她前去采风学习,约我陪同前往。得到这个消息,真是高兴。一是可以与好友宛如安安静静地见面,二来,打算辞工,犹豫着生活路该如何取向,正好找个信得过的朋友聊聊。

等待着春暖花开的周末,我们在市委搭上晚六点出发的龙哥的顺风车,这也是怕我们路迷走丢,郎哥提前电话约好的。两小时不到的车程,我们就坐在了大别山宾馆厅堂里,明哥、郎哥与龙哥也都是多年故交,平时忙于工作并不常碰面,因为我们的约定,他们才顺带着匆匆一见。这次接近,我一点都没觉察到他们有着不一般的世俗身份,特别是龙哥,在他的往返车程中,谈起明哥的《八品乡官》、郎哥的《大地回声》、晏晴的《春风知道我》、罗田旅游资源《天下有座大别山》及新疆民俗、契丹族起源。。。。。。让我觉得他完全就是一个文友。明哥反倒不谈文字,在去薄刀峰的车中铿锵有力地高唱京剧,并向我们讲解唱词;郎哥非常坦诚,大谈各路文友人品及作品,让我们看到他结下的好人缘。

周末的两天里,虽然明哥郎哥不说,但我们能够观察到,他们本身的工作及社会事务非常繁忙,都是尽可能地抽空暇来当导游,竭尽全力地安排好宛如和我的吃住行。

    罗田行,还认识了好些文友,及在罗田扎根的武穴籍人。

其中,晏晴是早在多年前就听闻宛如大名,这次我们的到来,让渴慕相见宛如的她,无限激动。27日一大早,晏晴就赶到大别山宾馆大堂,并为宛如带来了罗田特有的早点,她因为略有耳疾,怕听不清我们的对话影响交流,又特意带着她聪明的儿子,充当她的翻译。

28日晨,晏晴又将她的先生同船共渡,也是汉网文友,一块带到宾馆大堂,与我们相见。他告诉我们,27日他参加了黄冈文友在东坡赤壁的聚会。问清我们当天上午没有特别的安排后,又真诚地邀请宛如到她们家做客。并请宛如为晏晴的长篇小说提建议。出门时,一再叮嘱我们记住,下一次来罗田记得找到军休所,就能找到她们家。

再是见到一只蝴蝶,早在2004年泡东湖时,就眼熟于这个ID,这次见面,发现真是名符其实的美如其名的文友。席间,说起大家都知道的东湖老大无边月色,及爱摄网的苏子和锦瑟,大有相识恨晚的感觉。略有遗憾的是,那晚没有带相机,否则拍些合影发在帖子里该是多么好。还有,不该漏掉的一句话是,一只蝴蝶怕宛如推辞,还让王应新转告给我们,她特意为宛如和我准备了罗田特产,板栗和粉丝,放在一楼大堂。在乍暖的春季,还能看到去年秋季摘下来的板栗,是多么不容易,贮藏收获过板栗的人都知道,保存方法不当,板栗离树十来天就会烂掉,而我们剥开它,吃到如此甘甜脆硬的栗肉,新鲜如昨,该是多么珍贵无比。将此稀罕物带回武穴,分于亲戚文友同事及左邻右舍,开心和美味瞬间被暴抢个精光。

不得不提到摄影师郎哥和温柔伊人。特别是这次薄刀峰之行,美丽的温柔伊人扛着她的摄影用具,非常辛苦,但是这并没影响她为我们拍出上乘的片片。特别是她抓拍的菜篮子,攀登苍鹰石、呼唤蓝天都让我不胜欢喜。

以及一直陪同的大法寺人李哥,嫁在罗田的帅哥陈主任,画师徐美眉,都让我不能少说,只恐赘言太多,阅读者早就厌烦。

感冒让我头痛欲裂,一阵比一阵怕冷。潦乱文字,草草收笔吧。

我发现我若不病,就根本没精力和时间码字,倒是病了的好,多少弄一两个字出来,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