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攻略

薄刀峰,大别山进行曲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1/7/18 15:31:57 人气:

利用上个周末的两天时间,深入大别山腹地来了一把伪挺进。

 

薄刀峰,位于大别山腹地,在大别山主峰天堂寨西侧,海拔1404.2米,境内自然景观以松奇、石怪、峰险而著称,自2001年起逐渐成为武汉热衷于拓展和户外玩家的磨牙热选之地。

 

薄刀峰,大别山进行曲(一)

薄刀峰的卧龙松

 

官方网上对薄刀峰的介绍资料和湖北省有关部门的旅游信息,动辄介绍薄刀峰景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爵主庙遗迹”、南宋时期的“独尊古寺”、元朝时期的“铜锣峭壁”、有末明初的“鹤皋古寨”、还有明朝时期的“献旗岭”、摇旗岗“、歇马亭”、就义场“等人文景观。其实去过那里的人基本都同意,薄刀峰最大的魅力,就是一个行走于主峰刀背上的“险”字,有了这个险,足以诚揽天下客了。

 

可以想一想,哆哆嗦嗦在海拔1400多米高的顶峰上沿着不足一米宽的光溜溜的刀背小道上爬上一遭;感受偷窥刀背两侧万丈深渊给你带来的头晕脚软和心跳刺激;体验类似于不拿平衡杆就在大别山的蓝天白云晃晃悠悠走钢丝的专注和紧张,这对于过惯了城市平庸清淡猥琐窝囊的拥挤生活而又不敢去激扬越轨杀人越货的好男人来讲,无疑是一件可以给大脑皮层下神经元带来强烈刺激和另类快感的好事情。是的,从刀背上怯懦地爬下来站在山顶一个相对比较平坦安全的地方松上一口气,在阵阵凶悍的高山凉风吹袭之下,平静一下刚才还起伏跌宕惶恐之至的恐高心态,你能摆脱掉往日里挥之不去的城市喧嚣,内心中取而代之的是君临天下般的信心和平静。这大概就是一个人在摆脱险境后必然要重归宁静的一种轮回。

薄刀峰顶峰就像长长的一条鲫鱼背,两边就是万丈深渊,行走在上面心惊肉跳的 

说起薄刀峰,《罗田县志》记载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在1949年以前的远古时代,王母因在天宫呆腻了,便趁玉帝酒后酣睡偷去天桥散闷。忽发现一地(今薄刀峰),危峰兀立,怪石罗列、飞瀑潺潺、云蒸雾绕,而奇葩异木、阡陌村舍遍布其间,鸡犬牛羊、珍禽异兽嬉戏于目。她即兴起,便命便命众侍从赶石垒城,备作休憩;邀送子娘娘、罗汉仙僧驾鹤云游这里,饮酒吟诗,尽享其乐。后玉帝闻之震怒,便贬罗汉仙僧、送子娘娘于这里将功补过,造福桑民。古人为念及此事,遂取三仙诗中“日居月居,峰危九霄”、“鹤鸣九皋,声闻于天”之义以鹤皋峰名之。后因民国十九年冬大雪,农民起义军之叛匪李老木(原名李振威)窜于鹤皋峰,山民和义军们奋起还击,利用这主峰脊如薄刀、形似飞鹤险峻山势和鹅毛大雪,大败李老木及其残匪,山民们才改名为薄刀峰。真的假的,无处考证,听着就是乐一下吧。

从武汉去薄刀峰的路并不算太好走,主要是路面施工的地方太多了。周六的早晨还是舍不得一个大懒觉,磨磨蹭蹭直到上午十点才驾车出发。出门上了建设大道,沿黄浦路、堤角至市郊的新河收费站。这期间耗时最多的路段要数解放大道从黄浦路口到堤角的这段,真是一个堵啊,千军万马堰塞处,狭路相逢勇者胜。没办法。高架轻轨还在施工,为了大武汉的美好明天,这回,真的可以堵。

 这趟自驾游真是有一个意外的惊喜值得显摆一下,在北京还没出发的时候就好像看到这样一则消息:“从2009年4月30日24时起,湖北全省政府还贷二级公路停止收费”。当时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还没意识到和自己有啥关系。轮到出发上路去薄刀峰了,才发现自己真还赶上了湖北省道不收费的头班车,心中一阵窃喜啊。

设在通往阳逻新洲咽喉要道上的武汉新河收费站,以往路过的时候窗口里的小手一伸就要笑纳十元路桥费,虽说临走丢给你一个谢谢,可折下来一个谢字值不少钱哪!这个收费站设的可是有些年头了,城内城外的车主里里外外来来回回的跑了N多年,小手一伸一接,那交的钱摞起来可不是小数。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这个收费站为公路部门到底收了多少钱,咱们缴费人是算不清楚的。只是过路交上路桥费的习惯动作已经根深蒂固的在大脑皮层下养成一种深层次的条件反射,以至于咱们现在路过这个已经明令停止收费的收费道卡时还是在缴费窗口前下意识地带了一脚刹车。 

正在拆除中的新河收费站。前面那个收费窗口再也不会有小手伸出来要钱了

 望着正在拆除过程中的收费窗口有点茫然,总觉得那个空荡荡的窗口里突然还会伸出一只小手来冲着你收钱,小手的后面,还隐藏着收费员锋锐的目光。期待中的小手没有出现,我只能深情看了窗口最后一眼,忍不住掐了一把大腿(同伴的)看看是不是真的不收费了?那感觉,有点像上世纪九十年代西欧的申根国家之间突然拆除了边界后,我开车从奥地利到意大利穿越奥意边界的情景。那时候,看着往日里戒备森严的边境检查站和海关通道居然全部给撤了,空空荡荡的边界没有边防没有警察,一脚油门就能从奥地利流窜到意大利,感觉非常不习惯,就好像面对着一场阴谋似的,心里居然还幽灵般冒出一股空空的恐惧和失落,那一次,我也掐了副座上同车人的大腿一把,以检验此景是否真实。

就这样,开车这么多年了,终于赶上了一次全程不交买路钱的自驾游,粗略估算一下,来回似乎至少省下了80元,感慨啊!过去开车出去不管去啥地方跑啥路,到处都要交钱,有的时候跑到一个小村庄都会遇到红袖标拦车收费。那时候交了钱,国道省道还是那么难走,更不要说县道乡道了。现在不交钱了,这路反倒越来越好走了。就拿112省道阳逻到团凤段来说,比德国的高等级路面一点儿也不差!(嘿嘿,就是来往行驶的车辆明显不自觉遵守交法)纵横全国的高速公路网,令许多欧洲发达国家的人感到羡慕和口水,退回去30年,打死我不敢想,退回去20年,做梦不敢想。1983年,我在布达佩斯前往维也纳的途中见识了M1号高速路,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高速公路。也是匈牙利的第一条高速公路,出布达佩斯往西走了不到60公里就没了。陪同我们的匈牙利工业部的人讲,修不起这路啊,一公里要多少匈牙利福林来的?忘了,反正那是个庞大的天文数字。那时我看着那条梦幻般的高速路就开始口水,滴答之余也想过北京啥时候能来一条?没想到现在我们国家发展的那么快!社会在进步啊,作为一个自驾游爱好者,衷心希望今后我们的车车越卖越便宜,路费越交越少,油价越来越低,让咱们的养车费用和公路收费水平加快速度和国际主流水平接轨!

 

好了,但愿这个收费站这回是真正的寿终正寝,千万别到了哪天想不通的时候小手一伸又上岗了!过了新河,经施岗,上了从阳逻到团凤的112省道。这段路虽说不是高速,但在单向三车道宽的平顺路面开起来还是很爽的,只是要小心,千万别超速了。

 

 阳逻收费站正在拆除中,,,,

 

第二个收费站是阳逻收费站,正在拆除中,,,,,,又省了10元。到了团凤县往方高坪方向去,大约10公里的241省道有一半在修。记得去年八月去林家大湾走的也是这条路,那时这路就在修,现在还是坑坑洼洼尘土蔽日的不好走。到方高坪收费站,继续省10元!这个站已经彻底拆除了。从方高坪上318老国道,到马曹庙的路面还算可以,可再往总路咀方向去的路就不好走了,路面破碎的厉害,哪位车主要是心疼自己的爱车,绝对不敢把速度开过30公里。从但店到三里畈也是断断续续的不时出现破碎路面,刚冲起来速度又要急急忙忙刹车减速,费心费脚费油更费刹车片。还有好几次我光顾着侃大山而忘了减速躲避路上的大坑,咣的一声巨响把避震器砸的够呛!唉,阴沟里头会翻船,革命的老麻雀还是被筛子扣住了,受折磨的车车啊!

 

318国道中间的方高坪收费站已经拆除

 团凤至方高坪的241省道大约还有一半路面还没修好

如今驴车很少见了

逍遥自在的乘客,公路和公安部门明令禁止这种简易农用车搭客现象

灰太大了,这路啥时候能修好啊,盼望。

到三里畈镇的转盘,大桥边停车茶歇,搂了一眼路码表,此地距武汉出发地正好140公里。出了三里畈没有过大桥,离开了通往罗田去的318国道,上了一条县级路沿着山涧蜿蜒向进山,这算是进入大别山腹地了。河铺、大河埂、肖家坳、胜利镇,一路上蓝天白云,树草成荫,好一片田园风光。道路旁有鸡有羊在闲逛,黄牛水牛泡在路旁的山涧里草滩上悠然自在,这使人迅速联想起欧洲大陆的早春五月好时光,女人们或比基尼或裸着上身躺在草地上晒日光浴的景象,,,,,,,,,,。欧洲的男人们说,咱们的眼睛可以享福了!在偶们这里,牛晒日光浴的时候是不用穿比基尼的,欧洲男人随便看。